绝贊不幸中

上课随手摸鱼的帝奇【x
想要像tag大佬那样画出又帅气又可爱的帝奇啊……可惜万年小学生画风_(:з」∠)_
这孩子有那——么好!!!

【鸟狼】初见

【CP鸟狼,慎入
【小学生文笔,短
【略OOC
白狼是在夜半钟声敲响之时,被阴阳师召入寮中的。
年少的阴阳师入行不久,才刚刚能在寮办里有一席之地,如今来了一只实力不俗的四星狼妖,自然高兴得紧。这天色还未亮,便给她置办好了各项事宜——觉醒材料一一备齐,院落里的新房安排妥当,取了压箱底的钱币银两给她换了身新衣裳,临走前还塞给她两个大吉达摩。
“离天亮还有些许时分,你先小憩一会儿,待你阿姊阿妹都醒来后,认识认识罢。”阴阳师丢下这样一番话,打着哈欠回屋休息了。
已出落成少女模样的白狼抱着长弓,注视着阴阳师的背影消失在门廊的拐角处,将视线转回到屋檐上挂的闪烁不定的灯笼鬼上。

姑获鸟是寂静庭院中最早醒来的式神——她通常负责唤醒一众式神早起历练。当她端着早茶的草饼和寿司走过庭院的樱花树下,恰好碰上倚着柱子坐在门廊上的白狼。
狼族少女抱膝蹲坐在灯笼鬼的光线下,略萌的狼脸窝在肩颈上毛绒绒的狼裘里,一对狼耳在料峭的寒风中抖动几下,现出几分乖巧的样子。初春的樱花飘下两瓣,落在她的鼻尖上,使那张面无表情的苍白小脸终是现出了淡淡红晕。
姑获鸟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。虽已不是孩童模样,不过这英气又青涩的少女显然极对她的胃口。
兴许是听到有人来了,白狼的耳朵耸动两下,仰起脸刚好和姑获鸟四目相对鎏金的眸子忽闪忽闪。
“您是……?”
“姑获鸟。你就是寮里新来的式神?今后叫我姑姑便好。”
姑获鸟嘴快道,一段话脱口而出,试图用弹珠滚落般不停的话语掩饰自己对狼族少女心动的尴尬。
“如此啊。”白狼微微抿唇,眉眼稍弯,竟是对她露出了一丝带些谨慎羞怯的笑意。
糟糕。会心一击。
“那么先领我回屋歇息可好?”白狼毛绒绒的脑袋缩了缩,打了个小小的哈欠,“我实在是乏了。”
“……当然!”姑获鸟重新端稳装着早茶点心的瓷碟,抬脚踏上回廊的木板。
“饿吗?达摩妖香馥郁,却总会啃得生硬吧?”她在前面领路,微微侧身扔给白狼一个草饼。白狼接过,正想婉拒,却被扑鼻的清香吸引着啊呜咬下第一口。
于是啊,姑获鸟便领着白狼走进了阴阳寮,走进了她新的家和居所,走进了已经醒来的式神们的喧嚣之声中。